詩+遠方:文化體驗游如何不負眾望
發表時間: 2018-05-13來源:
原標日:從走馬觀花到深度體驗,從門票經濟到產業經濟,從封閉的旅游自循環到開放的“旅游+”——   

  【旅游觀察】詩+遠方:文化體驗游如何不負眾望   

  “按照傳統,傣族男孩到了8歲左右都要入寺過一段僧侶生活,他們在那里學經識字,一般在1~5年后還俗回家。”參加了一家旅行社組織的“西雙版納民族文化體驗游”項目后,來自北京的游客曾雪暉感嘆道,原來佛教文化對傣族人日常生活的影響,是如此之深。   

  “上車睡覺,下車拍照”,長久以來的走馬觀花式的旅游模式早已不能滿足廣大游客的實際需求。文化體驗游,近年來正逐步走熱,而各地依托與當地文化資源,紛紛上馬各種體驗式的旅游項目。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正式印發《關于促進全域旅游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科學利用傳統村落、文物遺跡及博物館、紀念館、美術館、藝術館、世界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館等文化場所開展文化、文物旅游,推動劇場、演藝、游樂、動漫等產業與旅游業融合開展文化體驗旅游。   

  文化體驗游發展火熱   

  3月下旬,在陜西省楊凌圣嫄農莊,一場以“體驗傳統民俗共享舌尖楊凌”為主題的傳統農耕文化體驗游活動舉行得如火如荼,現場近數百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游客親身體驗傳統農耕文化。   

  在歡快的鑼鼓聲中,游客程先生按照流程先后參與了祭祀姜嫄圣母、鑼鼓鬧春、園區游、文藝書畫表演、農家作坊體驗、生態餐飲鑒賞等。   

  這是程先生第一次到楊凌,談到感受他說:“比起浮光掠影的參觀,這種互動性強的民俗活動,更有參與感,也讓我們外地游客能更充分地了解當地豐富多彩的鄉村民俗,特別是民間工藝以及當地人的傳統生活。”   

  4月15日上午,在山東德州,“董子文化園文化體驗游”啟動儀式在董子文化街繁露廣場舉行,現場游人如織。   

  作為董仲舒青年時期重要的活動區域,德州有著豐厚的歷史與文化資源。依托于儒家文化,董子文化園的文化體驗游項目應運而生。   

  據董子文化園負責人介紹,園區有董子讀書臺、江南園林的董子書院、董子文化街、漢風唐韻的董子園步行街、秦淮風情的七星美食街和董子巷等建筑群。   

  為了增加游客的深度文化體驗,董子文化街集聚名人書畫、紅木家具、非遺民俗、影視傳媒、文化創意等文化產業經營機構300余家。   

  發展文化體驗旅游,當地政府和企業可謂下足了功夫。   

  據項目負責人介紹,2017年,當地開發區綜合執法監管部同董子文化街聯合打造實施了“董子文化園文化體驗游”項目,并成立德州柳湖文化旅游管理有限公司負責專業運營,目的是在城市中為市民提供一處聽國學、賞書畫、品美食、淘古玩、親民俗,體驗文化、享受生活的好去處。   

  文化體驗游,作為一種體驗經濟,正在我國蓬勃發展。   

  繼產品經濟、服務經濟后,1998年,美國學者派因和吉爾摩在《哈佛商業評論》中進一步指出:體驗經濟時代已經來臨。   

  據《2016~2022年中國文化旅游市場分析及發展趨勢研究報告》資料顯示,早在2015年,我國全年接待國內外旅游人數為41.2億人次,其中偏好文化體驗游的人群就已經達到50.7%。而近年來,這一比例還在持續攀升。   

  文化與旅游深度融合的新契機   

  4月8日,文化和旅游部掛牌成立,受到社會各界熱切關注。有網友點評,從今以后,“詩和遠方終于在一起了”。   

  媒體人張豐評論道,詩屬于文化范疇,而旅游總是關于遠方的。詩和遠方在一起,美好的靈魂和美好的地方在一起,這就注定了這個部的職責和人們正在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息息相關。   

  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長李金早4月20日表示,自古文化與旅游就有緊密的內在聯系,詩和遠方本應走在一起。要以機構改革為契機,大力推進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   

  對具有得天獨厚的文化和旅游資源優勢的地方來說這是新的發展契機。   

  以云南為例,從“南方絲綢之路”到“茶馬古道”,再到滇越鐵路、滇緬公路,云南一直都是中國同南亞、東南亞國家經濟相通、文化交融的紐帶。云南文化豐富多彩是全世界公認的。多姿多彩的民族風情,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少數民族歌舞之鄉,多元包容的宗教文化,與文化有關的旅游商品開發,這都是云南文化旅游融合的重要資源。   

  為推動文化“走出去”,云南省制定了《云南文化產業“走出去”三年行動計劃》,統籌推進文化交流、文化傳播、文化貿易,開創文化產品和服務出口新優勢,新聞出版、廣播影視、演藝、民族民間工藝品等文化產業全方位“走出去”。   

  近年來,云南依托良好的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文化+旅游”產業實現快速發展。   

  警惕同質化現象   

  日前,在文化和旅游部干部大會上,文化和旅游部部長雒樹剛強調,要強化團結協作,樹立文化、旅游“一盤棋”的觀念。   

  文化資源同旅游的融合,不是簡單的堆疊。然而,記者觀察到,近年來,隨著文化體驗游項目越來越多,很多文化旅游項目和景區不同程度的存在形式和內容同質化現象。   

  “在董子文化街做一次陶塑、剪一紙窗花、賞一幅書畫、聽一曲評彈,品味文化生活的氣息;在電影小鎮錄一曲屬于自己的MV,在影棚綠布前與明星來一次親密的互動……”董子文化街的宣傳語中如是寫道。   

  這樣的體驗設置,其實在各地的文化旅游內容中,并不少見。   

  4月22日,記者在河南漯河市的河上街古鎮,一個展覽廳內,也陳列著各式的剪紙、陶塑、書畫等。   

  除了文化展品內容上的同質化,不同地區的文化旅游項目的形式也存在諸多“相似”。   

  在各地春季旅游文化節上,百花叢中,或手持折扇進行旗袍走秀,或身穿錦緞進行集體太極操表演,這樣的場景在很多所謂集自然風光與文化底蘊于一體的特色旅游項目并不鮮見。   

  “千鎮一面”、“千區一面”、“千城一面”是一個比較普遍的問題。上海社科院應用經濟研究所文化創意產業研究室主任王慧敏說,改變“千鎮一面”要警惕和防止兩種現象:一個是按照商業地產的運作模式,用短平快的資金投入,機械性地注入文化元素,缺少生命活力;另一個是引進文化藝術大師和名人,這種優質資源比較稀缺,各地重復引進,而且魚龍混雜,實際效果并不理想。   

  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不是簡單相加,而是有機融合。如何讓“詩+遠方”的體驗旅游不負眾望,更好地滿足群眾日益增長的文化和旅游美好生活需要,還需旅游相關各方積極探索。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熟女一区二区中文在线